快捷搜索:

AG真人游戏 原创如果换成2艘"大和"级战列舰炮击瓜岛,能否扭转日军大败局?

综上所述,日军单纯地以舰炮夜间炮击机场并不能对瓜岛战局产生决定性影响。笔者以为要让战列舰炮击发挥更大的作用,除了压制美军岸基航空兵外,还应该策应支援陆军对机场的地面攻势,换而言之,要敢于在昼间继续停留在铁底湾,并在岸上陆军指引下炮击机场周边的美军防御阵地,协助陆军达成突破,占领机场,进而派驻己方航空部队进驻,只有那样才能改变瓜岛战役的结局。当然,要实现上述意图,首先要保证炮击舰队在昼间能够得到充足的空中掩护;其次,陆海军的作战行动必须要高度协同,严丝合缝。对于日本陆海军而言要做到那种密切协同,恐怕比打败美军更有难度!

栗田舰队挺身炮击 展开全文 "大和"上阵是个问题 "大和"能否做得更好? 炮击机场作用有限

其次,以高效著称的美国海军工兵部队的能力使我们有理由相信,即便是大和级将亨德森机场彻底破坏,"海蜂"们也能在短时间内将其修复。毕竟这座机场本质上只是一座前线野战机场,几乎没有永久性设施,也没有修复难度很大的水泥跑道,只需要平整地面、铺设带孔钢板,就可以具备起降条件,恢复作战机能。这对于拥有大量机械化工程设备的"海蜂"来说不算什么难事。所以,大和级能让亨德森机场丧失作用的时间也不会太长,短则三四天,多则一周,除非日军能够持续进行打击压制,否则美军都能将其及时修复。

通过上述计算表明,如果以2艘大和级为核心对亨德森机场进行炮击,在一小时内可以将多达1500吨钢铁和炸药丢在美国大兵的头上,其恐怖程度要远远超过金刚级的炮击。考虑到单发炮弹的威力更强,的确可能给机场造成更大的破坏,跑道的损毁程度将更为严重,机场上的所有飞机、油料和弹药都可能被付之一炬,美军的人员伤亡也会更多,将使亨德森机场彻底瘫痪。

如果要把"大和"号派往一线,终日在"大和酒店"里享用美食、吹着冷气的参谋们估计会最先跳出来反对,谁会愿意放弃安逸的后方生活呢?就算山本本人恐怕也不太情愿吧。此外,"大和"号出动耗费的燃料相当多,这对于远离大后方,燃料运输困难的特鲁克基地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压力AG真人游戏,这也是制约"大和"号作战的重要因素。所以AG真人游戏,至少在1942年10月AG真人游戏,让"大和"号冒死突入铁底湾,炮击美军机场是不现实的。不过,我们不妨按照栗田舰队的行动模式,推演一下大和级执行炮击任务的效果。

毋庸置疑,如果以2艘大和级取代2艘金刚级担负炮击任务,则打击威力将大幅提升,前者的18门460毫米舰炮相比后者的16门356毫米舰炮,不仅数量上多2门,而且口径也大得多,炮弹重量和威力难以相提并论。金刚级356毫米舰炮发射的穿甲弹重量为673.5公斤,高爆弹重量为625公斤;大和级460毫米舰炮发射的穿甲弹重量为1460公斤,高爆弹重量为1360公斤,相差了一倍都不止!一艘金刚级单轮齐射的最大弹药投射重量为5388公斤,而一艘大和级为13140公斤,几乎是前者的2.5倍!此外,460毫米舰炮的射程高达42000米,而356毫米舰炮的射程为35450米,这意味着大和级拥有比金刚级更大的打击范围。

关于将"大和"号派往瓜岛炮击机场的话题,日本作家阿川弘之在其著名传记作品《山本五十六》中曾提及,1942年9月24日,大本营作战参谋辻政信陆军中佐登上"大和"号求见山本,当面要求海军尽力协助护送陆军部队增援瓜岛,会面时山本非常动容地说:"如果情况需要,我甚至可以让'大和'号开赴瓜岛,去掩护陆军夺回瓜岛的登陆作战!"这番话让辻政信感动得热泪盈眶。然而,此事是否真实不得而知。在其他资料中,当时山本只是简单地应承了陆军的要求而已。

■奉命执行瓜岛炮击任务的"金刚"号战列舰,装备8门356毫米舰炮。

■亨德森机场上被日军炮火炸毁的美军飞机。

■大和级前主炮群的CG特写,其460毫米主炮是史上威力最大的舰炮。

1942年10月,在瓜达尔卡纳尔战役进入高潮之际,为了掩护日本陆军第2师团主力携带重武器登岛增援,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采取了一项背离日本海军传统思维的冒险之举,派遣战列舰突入铁底湾,对美军亨德森机场实施夜间炮击,摧毁其飞机和设施,压制美军航空部队,为陆军攻占机场,扭转瓜岛战局创造机会。

根据日军记录,10月13日至14日夜间的炮击行动持续了1小时19分,"金刚"号主炮发射三式弹104发、一式弹331发,副炮发射27发,共计462发;"榛名"号主炮发射零式弹189发、一式弹294发,副炮发射21发,共计504发;两舰合计发射966发炮弹。在炮击过程中,日军舰队曾遭遇美军127毫米岸炮的反击及美军鱼雷艇的袭扰,但未造成任何损伤,日方仅有的伤亡是"榛名"号弹药库内9名水兵因高温罹患热射病,1人死亡,作战可谓相当顺利。

纵观栗田舰队炮击行动的过程和结果,可能会让人产生这样一种印象:金刚级的356毫米舰炮还是威力不足,那么让日军最强的大和级战列舰用460毫米主炮进行轰击,是否就能让亨德森机场彻底瘫痪呢?这倒是一个可以探讨的问题。

■大和级主炮炮弹及发射药包的尺寸重量。

最后,从栗田舰队炮击后,日军运输船队的遭遇可以判明,日军在瓜岛战区面临的空中威胁其实来自三个方面:驻亨德森机场的岸基机;美军航空母舰的舰载机;驻深远后方机场的远程轰炸机。日军舰队的炮击只能压制机场的岸基机,但对于航母舰载机和远程轰炸机无能为力,尤其是航母舰载机部署非常灵活,反应迅速,对于日军水面舰艇的威胁也非常大,除非日军舰队将美军航母击沉或将其逐出战场,仅靠炮击机场依然无法完全掌握瓜岛战场的制空权,而没有制空权也就谈不上扭转战局。

在山本的严令下,对此次作战持反对意见的第3战队司令官栗田健男海军中将只好率领麾下的"金刚"、"榛名"号战列舰,与"五十铃"号轻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组成挺身攻击队,于10月11日由特鲁克出击。第2航空战队的"隼鹰"、"飞鹰"号航空母舰伴随出动,提供空中护航,在昼间始终保持6架零战在舰队上空巡逻警戒,防备美军空袭。10月13日上午,南进途中的栗田舰队得知前夜先行前往炮击的日军舰队遭遇美军伏击败北,重巡洋舰"古鹰"号、驱逐舰"吹雪"号被击沉,五藤存知少将重伤不治。然而,开弓已无回头箭,栗田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

但是,依然存在三个客观因素会让大和级的炮击效果受到削弱。首先,大和级的炮弹并不完全适合岸轰任务。战列舰的弹药以穿甲弹为主,主要依靠动能击穿敌方战舰装甲,因此弹壁较厚,装药较少,以大和级的九一式穿甲弹为例,全弹重量为1460公斤,装药仅为33公斤,所以打击陆上目标效果不佳;零式通常弹和三式通常弹分别相当于榴弹和榴散弹,更适合攻击陆地目标,但它们的延时引信不太可靠,在瓜岛的松软土质上容易失灵,造成哑弹;三式弹内存有数百个燃烧子弹,可产生3000度高温,附带猛烈的燃烧效果,是炮击机场的最佳弹药,但这种弹药稳定性不好,容易发生自燃自爆,1943年6月"陆奥"号战列舰的爆炸沉没就被怀疑与三式弹有关,在1944年10月的锡布延海海战中还发生过三式弹炸膛,导致主炮损毁的事故,此外三式弹射击时对炮管的磨损更严重,大量发射会缩短身管寿命。

除了单轮齐射的炮弹数量和重量外,要衡量单位时间内的打击威力还要看射击速度。大和级的460毫米主炮完成弹药装填最短时间为29.5秒,理论上可达到2发/分的最大射速,但是只能在3度仰角固定装填,因此在完成一次射击后到重新装填并恢复到射击角度,时间要超过30秒,所以大和级的射速至多在1.5~1.8发/分。如果再考虑进行弹着校正和射角修正等因素,则时间会更长。日本海军炮术权威黛治夫海军大佐估计大和级在完成第一轮射击后,最快也要1分钟后才能开始第二轮射击。

■在瓜岛海岸遭美军攻击后搁浅的日军运输船"鬼怒川丸"号。

■1942年10月13-14日夜间栗田舰队炮击亨德森机场的行动路线图,注意本图中的时间与记录有所出入。

■1943年初停泊于特鲁克的2艘大和级战列舰。

10月13日入夜后,栗田舰队以28节航速向瓜岛急进,于当晚23时前后进入铁底湾,岸上的日本陆军部队用篝火和灯光为舰队指示机场方位,同时日军水上侦察机也飞临机场上空,并投掷照明弹,协助舰队确认目标。23时17分,栗田下达了战斗命令。23时37分,旗舰"金刚"号的356毫米主炮在20500米距离上使用三式通常弹开始射击,一分钟后"榛名"号也使用零式通常弹向机场方向开火。经过岸上炮兵观察哨和空中侦察机的校正后,两艘战列舰转入无修正的急速射击,一排排重磅炮弹划过夜空,坠落在亨德森机场主跑道为中心约2000米的范围内,爆炸声从岸上隐隐传来,不断腾起的火光映红了热带夜晚的天际线。10月14日0时13分,日军舰队抵达炮击航线的终点,全体转向180度,于0时20分开始第二轮射击,此时"金刚"、"榛名"号的通常弹都已耗尽,转而使用一式穿甲弹继续射击,直至0时56分栗田下令停火,全舰队以29节航速高速脱离战斗,向西北方向撤退。

在实战状态下,战列舰主炮射速能达到1发/分已经是极限了。这一点也可以从栗田舰队的炮击中得到印证,2艘战列舰除去转向时间,累计开火时间为72分钟,发射主炮炮弹918发,相当于打了57轮全齐射,平均1分15秒射击一次,约合0.8发/分。这还是在对岸上固定面目标射击所能达到的射速,而"金刚"、"榛名"号在战前的炮术训练成绩一向是名列前茅的。这里就当大和级舰员超水平发挥,能够达到理想的极限射速1发/分。考虑到大和级的最高航速为27节,不及金刚级的30节,因此进入战场和退出战斗都需要更多的时间,在保证黎明前尽可能脱离美军航空攻击范围的前提下,其对机场的炮击时间会比金刚级更短,姑且按60分钟计算。2艘大和级以1发/分的平均射速持续射击1小时,可以向目标发射1080发炮弹,累计投射弹药重量为1468.8~1576.8吨。

■美国海军"企业"号航空母舰后甲板上准备起飞的SBD轰炸机群,美军航母才是日本海军的心腹大患。

姑且不论山本是否对辻政信说过那样的话,让"大和"号开赴一线参战这件事,恐怕即使是笼罩在"军神"光环下的山本也做不了主。"大和"号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战列舰,竣工服役还不到一年,又是联合舰队旗舰,被视为日本海军的图腾象征,其地位远非舰龄已近30年,战斗力相对最弱的金刚级能比。而且,在日本海军的传统观念中,战列舰的任务就是在舰队决战中击败敌方战列舰队,是舰队的核心力量,除非在日本海海战、日德兰海战那样的场合下,否则是绝对不能轻易出动的。派遣金刚级已经可以说是离经叛道了,要是连"大和"号也要以身犯险,那在日本海军保守派眼中简直就是大逆不道!所以,没有海军军令部乃至大本营的首肯,山本也没办法动用"大和"号。

趁着亨德森机场暂时瘫痪的机会,6艘满载部队和物资的日军运输船靠岸,但还没等它们卸下货物,美军空袭接踵而至。先是来自深远后方的美军B-17重型轰炸机的高空轰炸,接着是美军航母舰载机的袭击,多艘运输船沉没受伤,大量来不及卸载和转运到内陆的物资被毁。此外,亨德森机场也迅速恢复了机能,号称"海蜂"的美国海军工兵很快就将一条受损较轻的战斗机跑道修复,并利用藏匿在密林中的备用燃料让"仙人掌"航空队的飞机重新升空作战。另一方面,美军从后方紧急调遣飞机增援瓜岛,并空运燃料以解燃眉之急。在多方努力下,亨德森机场即便在持续遭遇日军炮击和空袭的情况下,从未彻底丧失作用,始终犹如悬在日军头顶的利剑,令其寝食难安。

在瓜岛战役前期,亨德森机场也曾多次遭遇日舰炮击,大多是驱逐舰的127毫米舰炮,威力有限,而遭到战列舰大口径主炮的轰击还是第一次(实际上也是最后一次),给美军造成的心理震撼相当强烈。美军陆战一师的作战日志以"瓜岛最坏的一天"为题记录了当夜的情形:"机场上到处都是敌人的炮弹,爆炸时大地也跟着颤抖,飞机和汽油桶东倒西歪,士兵们只能钻到战壕里,抱着脑袋瑟瑟发抖……"在14日天明后,栗田舰队炮击的效果显现在美军面前,机场主跑道上布满弹坑,无法使用。"仙人掌"航空队的90架飞机(一说96架)损失过半,有48架被击毁(也有54架、65架之说),还有35架战斗机和7架轰炸机可以使用,但是机场上存放的航空汽油几乎全部被烧毁,残存的飞机也无法升空。幸运的是,美军人员伤亡意外的轻微,仅有41人阵亡,其中包括6名飞行员。

■美国海军工兵操纵大型工程机械在太平洋热带岛屿上兴建军事设施。

原标题:如果换成2艘"大和"级战列舰炮击瓜岛,能否扭转日军大败局?

■辻政信(左)与山本五十六(右)。

■1944年6月塞班岛,一位美军陆战队员坐在一枚未爆的406毫米炮弹上检查靴子。在岸轰任务中,哑弹现象普遍存在。

■大和级主炮炮弹,左侧为九一式穿甲弹,中间为三式通常弹,右侧为去掉风帽的九一式穿甲弹。

  福建刚刚迎来确诊全部清零的好消息,7日晚间却发生了一件事故,3月7日19时30分左右,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有一酒店发生楼体坍塌,导致多人被埋。目前泉州市正在组织全力搜救。

原标题:【书里画外】 张大千一生最受争议的三大公案,你怎么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